第一章:最初
作者:我是达园      更新:2017-06-08 19:03      字数:1268
       我叫张辛罗,我们这个镇子叫安奚,我是一九九四年出生。

       据说,我妈生我的那天,我爸在赶回来的路上出车祸死了。

       我奶奶知道消息后,恨得差点把刚生下来的我掐死,还是好几个邻居死活拦着,我才活下来的。

       如果我知道我以后的人生,比死还不如,我想,我宁愿那个时候被我奶掐死。

       因为我爸的死,奶奶专门找人给我算命,算命的老头说我是不祥之人,是天煞孤星,克父母克亲人,我爸就是被我克死的。

       原本就不怎么喜欢我的妈妈,更加厌恶我,一不如意就对我拳打脚踢,每天指着我骂,我哥就站在旁边煽风点火,有时还会上来打几下,我姐早早的就出去打工了。

       我直到十岁时,奶奶死后才能上桌吃饭。但也只是他们心情好时,才会给我吃点,心情不好时,就不让我吃饭,就这样饿着。也不怎么管我,就觉得死不了就行。

       这样痛苦的日子一直到我十六岁那年,这十几年虽然过得煎熬,但我也不敢反抗,要是被赶出去,我只有死路一条。

       还记得那天,晨时,天快亮了,我把早饭做好,回到床上躺着,我迷迷糊糊得睡,竟然没有人来叫我。

       平日里,只要我多躺一会儿,哥哥立马就会来叫我给他洗衣服,扫地擦桌。

       今天还真是奇怪,我不安于这样但又难得,我忐忑得躺在床上,太累了好久没有这样放松,我竟睡过去了。

       醒来时,哥哥坐在我床头,吓我一跳。

       “别动,辛妹,不准叫啊。”他笑得恶心,我心里直发怵。

       我本能的身子往后退,他一把抓住我的腿,我心里害怕,使劲蹬着腿想甩开他。

       这好像更加勾起了他的欲望,我知道他想干什么,我不傻。

       “哥,哥,我可是你亲妹妹啊,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我惊恐的大叫着。

       “妈,妈!”我这时只能期盼她能来救我,哪怕之后换来的是一顿暴打。

       他欺身上来,按住我的手腕,急促的说,“辛妹,你别叫了,妈一大早就被我打发走了。”

       原来,他早有预谋。

       “辛妹,在学校的时候,我们班那帮豺狼看你眼睛都直了。想要我带你出来“玩玩”,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让哥哥先享受了。哈哈”这回他笑得实在猥琐。

       我怕了,我吼叫着,可这一切都没有用。他撕破了我的外衣,两只龌龊的手,不停的在我面前乱晃。

       我大叫着,他又想靠上来,我手使劲的撑着他的脑袋。

       腿胡乱的踢着,但我哪儿敌得过上高二的哥哥,很快就被他得逞,他拿起我的裤子闻了闻,表情竟然是陶醉。

       看得我一阵恶心,胃里翻江倒海,他真是变态。

       趁他陶醉之际,我大力推开他,胡乱抓起一件衣裳就往外跑。

       结果刚跑出门,就撞到回来的妈妈,她看我衣衫不整,裤子竟然都没穿,哥哥正从我睡那间屋子,冲出来时,嘴里还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肮脏话。

       她立即明白了,怒意横生,脸阴沉得吓人,她随手拿起扫帚就往我白净的腿上打去:“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臭婊子,你连你哥都勾引,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我哭喊着求饶:“妈,我没有勾引哥,是哥强迫我的,我是无辜的。”泪和鼻涕一起流出。

       可她,根本不听,只顾着死命的打我,我疼得满屋子乱躲。后来,她打累了。

       而我,已经快昏死过去。腿上都是大大小小的淤青。

       我在床上上,躺了好几天,滴水未进。我以为我就会这样孤独可怜的死去。

       在外打工的姐姐突然回来了,将我带去医院输液,我以为她是我的救命符。

       但没想到,却是推我入另一个深渊的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