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提亲
作者:任瑾      更新:2019-06-27 05:49      字数:2359
       太子被废,最得意的当数惠妃、纳兰明珠、胤褆,一干人等。

       突然有一日,洪楚莲独自一个人到菜园来看望勤贵人和德妃,身上背着一只布袋。

       洪楚莲进入小茅屋之后,将身上的布袋取了下来,放在桌上,然后又从布袋中掏出许多食物来。

       德妃和勤贵人看到食物当中不仅大鱼大肉,还有山珍海味,样子十分鲜美。

       勤贵人突然问道:“御膳房禁止给戴罪的嫔妃进用宫中膳食,楚莲,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

       洪楚莲笑了笑,回答说道:“还能从哪里,当然是从裕亲王府。秦姑娘知道二位主子被处罚到菜园,一直吃的是素菜,所以特意从婚宴上拿了这些还没有用过的食物让我带来给二位主子打打牙祭。”

       德妃连忙说道:“秦姑娘有心了。”

       德妃说着,伸手拿了两只鸡腿,一只放在左手,另外一只递给勤贵人。

       勤贵人接过鸡腿之后,德妃又对洪楚莲说道:“楚莲,来,你也一起吃。”

       洪楚莲回道:“不了,主子们慢慢吃,奴婢在裕亲王府吃得够多的了。秦姑娘能嫁进裕亲王府,真是好命。婚宴当天,她的娘家没有一人来送,奴婢就当是她的娘家人将她送去裕亲王府。裕亲王府的婚宴,要说多丰盛就有多丰盛,光是桌上的菜肴就比平常人家婚宴上的要多好几倍。”

       勤贵人说道:“要不然,怎么叫作王府呢!”

       洪楚莲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奴婢在裕亲王府待了两日,王爷和福晋每个月给秦姑娘零用的碎银就有三到五十两,还不包括衣料和伙食的费用。我离开裕亲王府的时候,福晋当作回亲礼打发给我的银子,就有十两之多。”

       勤贵人看了看洪楚莲,然后说道:“你不会是也跟着心动了吧!”

       洪楚莲连忙回道:“表姐,我哪有。”

       洪楚莲正说着,德妃突然对她说道:“你也不用羡慕秦姑娘,倘若哪天恭亲王府的海善突然看上了你,你也和她一个样,也嫁入了王府。”

       洪楚莲自责地说道:“我是民女,海善是王子,他那里可能看得上我。”

       勤贵人突然打断洪楚莲的话,说道:“他看不上你?像他那样风流倜傥的人,你若嫁过去我还担心怕你受罪呢!”

       听了这话,德妃说道:“大富人家三妻四妾,是不可避免的,王府也是一样……”

       德妃正说着,秋月正从外面进来,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秋月进来之后,就对德妃和勤贵人说道:“娘娘,勤贵人,太子殿下被废黜了,降为贝勒。”

       德妃和勤贵人一听,先是吃了一惊。德妃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秋月回答说道:“前日的事。”

       德妃想了想说道:“不可能,皇上不可能会废掉太子殿下的爵位,皇上对孝诚皇后不知有多尊崇,断然不会因为太子殿下学曲就被废除。”

       “不是的娘娘。”秋月说着,然后又继续说道:“娘娘您听奴婢说,皇上不仅是因为太子殿下学曲的事,还有别的。”

       秋月说着,就将胤礽所犯的错先后仔细的告诉德妃和勤贵人。

       秋月说完之后,又继续说道:“若不是宜妃娘娘要让郭常在把皇上引到菜园来,也许太子殿下就不会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么多的事。那主子和勤贵人也不至于在菜园做满了三十天,还继续被处罚数月。”

       主仆几人说了一阵,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菜园的路口突然出现两个人,德妃仔细看时,来的正是恭亲王和福晋。

       德妃连忙说道:“是恭亲王府的王爷和福晋,走出去迎接。”

       德妃和勤贵人从小茅屋走了出来,恭亲王和福晋连忙迎上去,先向二位主子行礼。

       礼毕之后,福晋开口对德妃说道:“德妃娘娘,请允许把勤贵人的表妹洪姑娘下嫁给犬子海善吧!”

       德妃一听,喜出望外的回道:“好呀!但不知王爷和福,为何会想到要来迎娶洪姑娘入恭亲王府。”

       福晋继续说道:“不瞒德妃娘娘,海善自上次从您们这儿回去之后,可能是太过于思恋勤主子的原因,回去之后,把自己关起来不肯开门见人,整天茶饭不思,一直躲在屋子里不停的画着勤主子的塑像。”

       勤贵人一听,气得眼睛圆圆的。

       德妃又说道:“所以福晋是想将洪姑娘取进恭亲王府,让她替代勤贵人。”

       福晋回答说道:“是的,之前老身在保泰和秦姑娘的婚宴上见过洪姑娘,她与勤主子长得有几分相似。虽说洪姑娘没有勤主子这般貌美,但老身爱子心切,娘娘您是知道的。老身担心海善会思念成疾,所以特来此地把洪姑娘接过去,纳入王府给海善为侧福晋,希望能对他有所改善。”

       德妃倒是很愿意洪楚莲能嫁入恭亲王府,可勤贵人说什么也不答应。

       经过德妃几番周折,勤贵人才勉强答应。

       恭亲王和福晋将洪姑娘接走之后,德妃松了一口气,然后对勤贵人说道:“看得出恭亲王和福晋这一次来,就如民间所说的那样,‘吃不着橙子,捡个橘子’吧了。不过这样也好,你们几个从会稽一道而来,如今你已成为嫔妃,而她们两个,一个嫁入裕亲王府,一个即将嫁入恭亲王府,也算有了一个好的归属。”

       勤贵人说道:“只要她们都过得好,嫔妾倒无所谓。”

       “两个都先后嫁进王府,虽说只是王子的侧福晋,那也总比嫁到大户人家要好许多。但愿往后,保泰和海善能为朝廷效力,将来封个郡王什么的,到时候你表妹和秦姑娘也成了郡王侧妃,那就更加完美了。”

       “她们二人这样过去,咱们连送都不能够送上一程。毕竟她们二人都是平民出身,嫔妾倒是很担心她们不能在王府里久住。”

       “不如这样吧,等回宫之后,咱们一起想个办法出来,让裕亲王府和恭亲王府没有理由将她二人厌弃。”

       勤贵人连忙回道:“嫔妾听娘娘的。”

       在皇宫里,各路皇子看着胤礽被废,有些似乎已经对太子之位动起了心思,极个别的甚至朝思暮想。

       从朝中的形式来看,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五阿哥胤祺,看似很规矩,暂时没有出格。

       六阿哥胤祚五岁夭亡,七阿哥胤祐身有残疾,有自知之明。

       八阿哥胤禩,受了惠妃的蛊惑,就是第一个心灵开窍,报着想尝试的心态,一步步向太子之位跨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