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解围
作者:任瑾      更新:2019-05-21 09:45      字数:2405
       德妃在外面逗留了片刻,里面却吵得不可开交。德妃正想走进去,却发现里面有许多人,不仅仅是玄烨、索额图和纳兰明珠,还有胤褆、胤礽、胤禛,惠妃、荣妃也都在,另外还多了一些大臣。

       顿时,索额图正对纳兰明珠直言道:“你纳兰明珠行事,果然真是深藏不露。背后唆使大阿哥篡夺太子之位,屡次被揭穿后,往往都会拉其他皇子做挡箭牌。”

       纳兰明珠还没来得及回话,惠妃就突然说道:“胤褆虽为长子,但却未曾想过篡夺,索大人这是什么话,为何一个劲的往胤褆身上泼脏水。”

       索额图看了看玄烨,然后又对玄烨说道:“皇上,老臣并没往大阿哥身上泼脏水,现在当着大阿哥的面,您不防亲自问问,看纳兰明珠私底下究竟有没有唆使过他。”

       索额图正说着,纳兰明珠一个眼神冲了过来,反驳着索额图,说道:“索额图,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夫做事光明磊落,皇上一向心里清楚,你不要在这里挑唆。”

       就在这时,德妃和秋月已经候在门外,还没有进去。

       秋月突然靠近德妃,轻声说道:“娘娘,看来今日之事,与四阿哥是脱不了干系了,不如尽快去找隆科多大人想办法。”

       德妃轻声回道:“隆科多大人住在宫外,现在去找他,恐怕太迟了。”

       秋月继续说道:“来得及的娘娘,隆科多大人和佟大人今日进宫看望贵妃娘娘,此时应该还在贵妃娘娘的宫里。”

       德妃一听,连忙对秋月说道:“那你尽快速去速回,到佟嫔娘娘宫里把隆科多大人请来。”

       秋月应了一声,便撒腿就离去。

       德妃在乾清宫门外已经等了许久,可一直没见着隆科多和秋月回来,于是就亲自去前面看看。

       德妃还没走多远,似乎看见前面有两个人,德妃仔细一看,这两个人一个是隆科多,另外一个则是佟国维。

       德妃发现隆科多父子正从这边走来,就连忙退到花草后面。此时,听见隆科多正对佟国维说道:“父亲,无论如何,今日您都得亲自出面,替禛儿解围。”

       佟国维回道:“老夫才不想去替他解围呢!一个连生母都不肯相认的人,救了又有何用。”

       “儿臣觉得,禛儿他不是那种不认生母的人,他不是一直都视您女儿为生母吗?”

       “你倒是很会替他开脱的,这种外孙我佟家受不起,直到现在还一直叫德妃为德姨娘娘。”

       “禛儿是儿臣看着长大的,记得姐姐还在世的时候,每次只要儿臣进宫来,他都回远远的就跑出来迎接儿臣,那一声声‘舅舅’,儿臣至今难以忘怀。”

       “老夫还真是弄不明白,你与德妃非亲非故,为何这些年来对他,却比对待亲外甥都还好。三妹家的孩子,可没见你这样对待过。”

       “罪臣之后,不值得儿臣怜惜。”

       “遏必隆当年是有罪,可罪不在他的孙辈。往后你得多花点心思在遏颜珠儿子的身上,好好的栽培那个孩子,毕竟你才是他的亲舅舅。”

       隆科多和佟国维一路上说着,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乾清宫。

       隆科多父子二人进了乾清宫,里面的争执一直没断,索额图见到佟国维进来,就开口说道:“佟大人不好好在佟府养心,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佟国维扫了索额图一眼,说道:“噢!听说四阿哥被定了篡夺之罪,所以本官过来看看。”

       佟国维的话才说完,纳兰明珠立刻就说道:“佟大人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呀!”

       佟国维回道:“本官若是还不亲自过来,今日受冤屈的不仅仅是四阿哥,说不定下一个又会是哪位皇子。”

       佟国维正说着,纳兰明珠就严肃的回道:“佟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连你也以为老夫是在冤枉了四阿哥?”

       佟国维回道:“倘若纳兰大人一直认为自己很公道,那不妨说说,四阿哥是如何起的篡夺之心。”

       纳兰明珠说道:“既然大家都很想知道,那老臣就直说了。首先,四阿哥身为庶子,在众皇子当中排行第四。从年龄上来讲,就比太子年小,见识也没有太子的多,若是没有篡夺之心,为何会想尽办法的靠拢太子,还说是要帮助太子变成顶天立地的男人。”

       听了纳兰明珠的话,佟国维说道:“兄弟之间,互相帮助难道不行吗?这世间,难不成还会有比这兄弟之情还亲的。”

       纳兰明珠继续说道:“佟大人此言差矣,老臣认为,历朝历代,在帝王之家就没有兄弟之情,更何况太子与四阿哥还是同父异母。”

       纳兰明珠这么一说,索额图就直接回道:“以前还说老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今日一听,老夫反倒觉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是你纳兰明珠。你这话,好像就是在有意挑拨皇子的兄弟之情。”

       此时,荣妃突然对纳兰明珠说道:“纳兰大人,本宫虽然身在后宫,不懂得前朝之事,却觉得您现在的说法不完全对。”

       纳兰明珠说道:“荣妃娘娘请讲,老臣哪里不对。”

       荣妃继续说道:“在历朝历代的帝王之家,究竟有没有兄弟之情,本宫不得而知。但在咱们大清,本宫倒是觉得,兄弟之情还是存在的。太子和胤祉都是由本宫一手带大,对于他们的饮食起居,兄弟情义,本宫想,纳兰大人不会比本宫更加清楚。”

       荣妃刚说完,惠妃就立刻朝荣妃说道:“说风凉话谁不会说,那个做生母和养母的,不都说自己带出来的孩子很和睦。”

       荣妃说道:“惠妃姐姐若不相信,大可可以亲自问问太子,平时与胤祉有多大的纠纷。”

       在场的大臣听了荣妃说的话,大多数都相互点了点头,佟国维上前一步,对玄烨说道:“皇上,老臣也觉得荣妃娘娘的话有理。至于有关于四阿哥想篡夺的话题,老臣也觉得只是造谣,皇上不可全信……”

       佟国维的话还没说完,看似早已气得动怒的索额图立刻就来到纳兰明珠的身边,不由分说的就朝着纳兰明珠一巴掌煽了过去。

       口里不停的说道:“看你以后还乱不乱再嚼舌头。”

       众人见此,不由得大吃一惊,玄烨更是龙颜大怒,指着索额图厉声说道:“放肆。就算纳兰明珠是在胡说八道,掌掴之事也轮不到你索额图,你眼里还有没有朕。”

       玄烨说着这话,看似十分愤怒,当场就处罚了索额图。

       对于胤禛篡夺之事,有佟国维亲自出面求情,玄烨就没有再继续追究,而是把所有的过错都寄托到索额图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