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临朝
作者:任瑾      更新:2019-04-08 21:21      字数:2357
       到了夜里,玄烨正在乾清宫批阅奏章,德妃突然间从外面进来,玄烨见到德妃,连忙问道:“德妃,朕没让人传你,你怎么突然间就跑来了。”

       德妃回答说道:“皇上,方才臣妾听旁人说,索大人病倒了。”

       玄烨一听,回答说道:“早晨不是还好好的来上朝的嘛!怎么突然之间就病倒了。”

       德妃说道:“索大人是朝中的重臣,又是胤礽和胤褆的练习将军。皇上,您还是亲自去府上看看吧!”

       玄烨问道:“现在?”

       玄烨说着,便犹豫了一会,然后说道:“去就去。”

       于是,德妃就对外面的人说道:“快替皇上备辇。”

       玄烨说道:“坐龙辇太慢,换乘马车。”

       于是乾清宫的人就替玄烨备上了一辆脚程叫快的马车,后面跟上了十几名骑兵,连夜出了紫禁城,直奔索府。

       玄烨的人马离索府还有一段距离,鄂缮与十几名属下的人早已扮成黑衣人,在半路上守候。

       鄂缮和属下像是已经等候了许久,属下突然向鄂缮说道:“鄂大人,这大半夜的,您说皇上真的会出宫吗?”

       鄂缮说道:“一定会来的。眼看就快要下雨了,赶快吩咐下去,让其他人立刻拿上玉器,准备就战。”

       属下又说道:“大人怎么就知道马上快要下雨了呢!”

       鄂缮说道:“本官夜观天象这么多年,难道连这一点都还不知道?快去。”

       属下应了一声,便起身而去。

       不到一会儿功夫,玄烨以及身后的人马,急匆匆的赶来。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雷声,玄烨停了下来,问道:“方才出来的时候,星空万里,为何一会儿功夫,眼看就要下雨了。”

       随从的一名骑士上前说道:“启禀皇上,那接下来是要回宫,还是直接去索府?”

       玄烨回道:“回宫还不如去索府,这里离索府没有多远了,直接去索府吧!”

       不一会儿,就是倾盆大雨。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道路两边杀出一群黑衣人来,立刻与玄烨的人马交手。

       玄烨透过轿帘,亲眼所见,这些人的目的只是为了破坏马车上的轿顶,既不为伤人,也不为杀人。

       第二天一大早,宫里就传出玄烨病倒的消息。

       此时,玄烨正躺在乾清宫,由德妃和荣妃二人亲自照顾。

       荣妃望着外面,看似一副十分焦急的样子,正对玄烨说道:“皇上,这个时候,大臣们应该都在朝堂上等待着皇上早朝,这下可如何是好。”

       玄烨回答说道:“传朕口谕,今日,就由胤礽代朕临朝。”

       荣妃和德妃一听,各自吃了一惊,德妃说道:“皇上,胤礽只是太子,怎能可以让他替代皇上去临朝,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荣妃也跟着说道:“是呀!皇上,这可不符合合祖宗的制度。”

       玄烨继续说道:“只是让他代朕临朝,朕只是暂时得了风寒,朕还活着。”

       荣妃和德妃一听,分别应道:“是,皇上。”

       顿时,荣妃就对德妃说道:“这里由本宫来伺候皇上就可以了,你到外面去传皇上的口谕吧!”

       德妃应道:“是。”

       半个时辰之后,德妃派去传报的人奔跑着来到‘太和殿’外,接着又进入殿堂,来到梁九功的身边,对着梁九功的耳边窃窃私语。

       说完之后,传报的人刚退下去,梁九功便挥动着手中的佛尘,放声喊道:“皇上突然偶遇风寒,今日就由太子临朝,上朝……”

       梁九功的话刚说完,朝下立刻一片混乱,大臣们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此时,索额图不知有多高兴,当他亲眼目睹胤礽从下面走了上去,正准备要坐上龙椅。连忙跪向地面。

       索额图和赫舍里氏一族的朝臣倒是已经跪了下来,纳兰明珠、陈廷敬、李光地、佟国维、王鸿绪、高士奇、周培公、张廷玉、朱彝尊、王原祁等大臣,看似不愿下跪。

       索额图轻轻的斜起头来,两眼注视着不远处的纳兰明珠。

       顿时,胤礽伸着手指,先是指着纳兰明珠,又指了指佟国维等,然后厉声说道:“跪下,跪下。你,你,你,还有你。”

       索额图见到众大臣都不听胤礽使唤,便亲自带领着赫舍里氏一族的朝臣,大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刚落,索额图立刻说道:“佟大人,你等为何迟迟不肯下跪。”

       佟国维没有说话,纳兰明珠却接过话题说道:“皇上虽得了风寒,但上面的龙椅,此时不是二阿哥该上去坐的。”

       索额图先是瞪了纳兰明珠一眼,严肃的说道:“二阿哥是代皇上临朝,二阿哥不该坐,那谁该坐?”

       纳兰明珠继续说道:“索额图,你可别得寸进尺。”

       索额图回道:“此话应该是由老夫来说才对吧!”

       索额图说到这里,两只眼睛又狠狠的瞪着纳兰明珠。

       看到这般状况,佟国维失声说道:“看来这两只老狐狸,又要开始摇尾巴了。”

       梁九功见大事不妙,连忙大声喊道:“皇上口谕,命太子临朝,请诸位大臣叩行君臣之礼。”

       梁九功的话传完之后,朝堂上的大臣从陈廷敬、李光地、佟国维开始,这才接二连三的跪了下来。纳兰明珠却是最后一个行叩拜之礼的,所有大臣行完朝礼之后,胤礽这才开始坐上龙椅。

       胤礽刚坐下去没有多久,就开始感觉头昏目眩,眼前一片灰暗,模糊不清。

       朝政正在进行,胤礽就轻轻的对梁九功喊了一声:“梁公公。”

       梁九功听到胤礽的声音,并且还发现胤礽一副身不由己,十分难受的样子。然后轻声问道:“太子殿下,您哪里不舒服。”

       胤礽回道:“梁公公,本宫感觉头晕得很。”

       梁九功问道:“上朝之前,还好好的,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怎么会突然间头晕呢!”

       胤礽说道:“还是先退朝吧!”

       梁九功回道:“太子殿下,快了。大臣们的奏章快要启奏完了,您再稍等一会儿。”

       就连下面的索额图,也发现胤礽有些不对劲,时常抬起头来偷偷观察胤礽。

       胤礽又勉强坐上一阵子,最终还是坚持不住,然后自行离开,梁九功见胤礽已经走了,便挥着手中的佛尘,大声说道:“退朝。”

       梁九功吆喝完了,连忙跟着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