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征讨
作者:任瑾      更新:2019-03-11 09:54      字数:2206
       过了一些日子,皇宫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选秀。

       几日下来,没有被选上的秀女,各自回乡。已经入围了的,就住进承华殿,成为新人,陈玉萝也一样。

       突然有一日,荣妃来到乾清宫,玄烨见到荣妃,连忙走上前去。

       玄烨说道:“荣妃,来,快过来与朕坐一会。”

       荣妃坐下不久,开口问道:“皇上,在这批新人当中,可否有中意的?”

       玄烨想了一会,说道:“在每一批新人当中,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两个。这一批中,有个叫陈玉萝的,朕感觉她比较出挑。”

       荣妃又问道:“就是那个入宫两次的陈姑娘吗?”

       玄烨笑了笑,说道:“怎么!连你对她两次进宫,也有偏见?”

       荣妃回道:“不不不,臣妾对任何一位嫔妃和新人,都没有偏见,只要她们能够安下心来,专心侍奉皇上,把紫禁城当成自己的家,就好。”

       玄烨应了一声,然后说道:“等过一会儿,你回去的时候,替朕向敬事房通传一下,说明天晚上,就让陈秀女到乾清宫来侍寝。”

       荣妃一听,然后说道:“皇上,臣妾今日过来,就是想与您谈谈陈秀女的事。”

       玄烨回道:“你说吧!”

       荣妃说道:“殿选那日,经嬷嬷们验身得出,这名陈秀女,早以不是处子之身。皇上可还曾记得皇祖母临终前的嘱咐,当时皇祖母说,没为嫔妃在入宫之前,都必须是处子之身。为此,臣妾一直将陈秀女之事隐瞒,直到现在束手无策了,所以过来听听皇上的意思。”

       玄烨犹豫了半天,然后才回答荣妃说道:“其实有些时候,朕在想,也不必事事都要依从前辈们的意愿。不是处子之身又有何妨,总好过那些烟花女子吧!”

       荣妃说道:“事虽如此,可皇上还得仔细掂量才是。”

       此时此刻,玄烨的脑海里,一直浮现在选秀之前,陈玉萝在水上起舞的画面。

       到了最后,玄烨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明晚让陈秀女来乾清宫侍寝。”

       荣妃回道:“臣妾回去之后,就跟敬事房说一声。”

       过了一阵子,荣妃便带上身边的宫人,离开了乾清宫。

       几个月之后,东宫的皇太子,胤礽大婚,原配嫡福晋为瓜尔佳氏,都统石文炳之女,被玄烨亲自册立为太子妃。

       第二年初,大清皇帝康熙亲征葛尔丹。朝堂之上,胤礽身穿太子朝服,站立在众大臣与诸位皇子的最前面和最中央。

       总管太监梁九功拿着圣旨,朗声读道:“今命国丈佟国维,替代英勇捐躯的佟国纲大将军伴驾随行,命皇太子胤礽监国,皇长子胤褆与内大臣索额图领御营。皇三子胤祉奉命掌管镶黄旗大营,率领镶黄旗军队。皇四子胤禛掌管正红旗大营,率领正红旗军队。皇五子胤祺掌管正黄旗大营,率领正黄旗军队……,征讨葛尔丹,钦此。”

       退朝之后,所有大臣以及皇子正从‘太和殿’出来。一些新入宫的秀女见到胤礽身穿的朝服看起来和玄烨的龙袍相差不大,于是就私下说了起来:“哇!皇宫里真是好,原来皇上都这么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

       这个时候,正从此地经过的秦露映和洪楚莲听到这般话题,便回答说道:“那不是皇上,那是当今皇上的嫡子,胤礽太子。”

       又有一些新入宫的秀女说道:“原来是太子呀!怪不得,穿着龙袍,都不像皇上。”

       这些秀女说着,便自行分头离去。

       第二天凌晨一大早,朝廷的军队就按照先后顺序出了紫禁城,直接通往葛尔丹。

       午后,陈玉萝与秦露映、洪楚莲一同来到永和宫,拜访德妃。

       德妃见了她们几个,连忙出来迎接,陈玉萝等人也学了许多宫中的规矩,一见面就行着大礼,三人齐声说道:“参见德妃娘娘,愿德妃娘娘万福金安。”

       德妃连忙说道:“快起来吧!今日你们这样,本宫到反而觉得有些不自在,我还是比较习惯像之前那样。”

       三人刚坐了下来,德妃就立刻向陈玉萝问道:“如今进宫成了新人,还习惯吧!”

       陈玉萝还没来得及回答,洪楚莲抢先说道:“回德妃娘娘,如今表姐过得可习惯了,皇上在出征之前,已经封表姐为答应了,现在连我和露映都不用在僖嫔娘娘的宫里伺候了,我们已经和表姐住在了一起。”

       德妃一听,微笑着说道:“你们能有今日,也很不容易的,祝贺你们。”

       三人分别回答说道:“多谢德妃娘娘。”

       德妃又向陈玉萝说道:“如今你已经成了答应,你的父母还住在以前的地方吗?”

       陈玉萝说道:“回德妃娘娘,行册封礼的那日,皇上在京城里,已经为嫔妾的父母安置了一座大宅子,比起之前的小房屋,要大上好几倍。”

       洪楚莲抢着说道:“德妃娘娘,京城里的房屋可真贵呀!对平民之家来说,要在京城里买上一间小房屋,得花上半辈子挣来的银子。皇上可真大方,一出手就是一座宅子。”

       德妃没有回话,只是将手中的手巾捂到嘴唇边上。

       就在这时,突然间有宫人从外面进来,禀报德妃说道:“娘娘,钟粹宫来人了。”

       德妃一听,回道:“请他们进来。”

       永和宫的宫人将钟粹宫的宫人领到德妃跟前,钟粹宫的宫人向德妃行着大礼,说道:“德妃娘娘,荣妃娘娘说,有要事想找您商量,请您随奴才们去一趟钟粹宫。”

       此时,陈玉萝三人站起身来,向德妃说道:“德妃娘娘,那嫔妾先回去了。”

       德妃说道:“这个时候突然要你离开,实在是不妥。”

       陈玉萝说道:“德妃娘娘,荣妃娘娘召您过去,一定是有要事,不用管嫔妾。”

       德妃微微一笑,回道:“那本宫就先过去了。”

       陈玉萝说道:“反正嫔妾也要路过钟粹宫的,一起走吧!”

       德妃说道:“也好。”

       德妃说完,就和陈玉萝几人一同离开了走出永和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