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送膳
作者:任瑾      更新:2019-02-12 13:21      字数:2385
       僖贵妃和布贵人,在皇宫里到处东奔西串,似乎像是正在寻找出宫的路线。

       二人绕过了几道宫墙,突然发现荣妃带领着一群人从前方寻了过来。荣妃等人似乎没有发现她们,倒是将她们二人吓得缩了回来。

       荣妃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动静,于是就指着其他方向,对身后的人群说道:“走,那边。”

       直到荣妃等人过去了之后,僖贵妃和布贵人才松了一口气。

       荣妃等人才走,德妃和敏嫔也从侧面的方向过来,可不巧的是,竟然与僖贵妃和布贵人走岔了。

       布贵人跟在僖贵妃的身后,在宫里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几个时辰,好不容易才算躲过荣妃所有的关口。

       眼二人就快要出宫了,突然间,布贵人却远远的看到惠妃又带领着另外的一群人,迎面而来。

       布贵人见情况不妙,连忙往后退了十几步。

       紧接着,惠妃身后的人突然发现了僖贵妃,并指着前方对惠妃说道:“惠妃娘娘,在那里。”

       惠妃放眼望去,大声说道:“捉住她。”

       惠妃身后的人一听,拔腿就向僖贵妃追了过去。

       僖贵妃一看前面的人朝她追来,调头就跑。

       就在这个时候,朱三太子所派来接引僖贵妃和布贵人的人,扮成平民,早已经到宫门外了。

       其中有一个正对另外一个说道:“三太子让咱们在此等候僖贵妃和布贵人,在这个点上,她们应该到了。”

       另外一个说道:“这个点若是还没到,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惠妃带来的人追了一阵,终于抓住了僖贵妃。

       过了一阵子,惠妃跟上去之后,来到了僖贵妃的身前,僖贵妃先是冷冷一笑,冲着惠妃说道:“惠妃,别来无恙。”

       惠妃回道:“贵妃娘娘这是什么话,臣妾协理六宫,是奉皇上的命令行事。”

       惠妃对僖贵妃刚说完,立刻就吩咐身后的人,说道:“带走。”

       惠妃让人将僖贵妃带回去之后,僖贵妃被关了起来,等待日后发落。

       近几日里,玄烨一直在乾清宫忙着批阅奏章,有时候就连膳食也顾及不上使用,更别说有时间去责罚僖贵妃了。

       一日午后,突然有两名宫女来到了乾清宫。这两名宫女是秦露映和洪楚莲,她们正在替赫舍里氏僖嫔来给玄烨送茶点。

       二人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暂时停在门外。

       二人朝着玄烨仔细观察了一阵子,秦露映轻声说道:“这段时间,皇上一直忙于朝政,不分白天黑夜的呆在乾清宫,就连后宫也都没顾得上去。”

       洪楚莲轻声回道:“可不是嘛!皇上表面上虽说不让嫔妃们来乾清宫打扰。但实际上,心里盼女子,或许就像荷儿盼雨露一样。”

       秦露映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洪楚莲回道:“这谁不知道呀!就如平时你常说的,历朝历代,有那个君王见了女子,不喜欢的。哎!要我说,趁这些日子里,皇上还没去过后宫,你进去与皇上搭几个媚眼,说不定皇上一时安待不住,便封了你为后宫里的小主子。”

       秦露映说道:“那你怎么不去。”

       “当初还在会稽的时候,我又没说我要进宫勾引皇上。还说就算勾引不了皇上,哪怕能够钓到一位王爷和大臣也行。”

       “我也没说过。”

       “那究竟是谁说的。”

       秦露映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秦露映又说道:“当时说这些话的时候,你又不在,你怎么知道的。”

       洪楚莲说道:“因为我有顺风耳呀!”

       “什么顺风耳,一定是你表姐告诉你的。”

       “她才不会告诉我呢!”

       “那到底是谁告诉你的,你快说。”

       “不告诉你。”

       “你是说,还是不说。你若不说,今日可饶不了你。”

       “好了好了,我说。”

       “快说。”

       “是我姨娘告诉我的。”

       “原来是陈伯母!”

       “哎!好像皇上面前的这一批奏章已经批完了,赶紧把茶点送进去。你现在若是不送进去,等过一会儿,皇上又要接着批阅下一批奏章了。”

       “你送。”

       “我不送。”

       秦露映推了半天,洪楚莲还是不愿意将茶点送进去。过来一阵子,秦露映才斗着勇气,提着膳盒轻轻的走进去。

       洪楚莲连忙说道:“在皇上面前,记得搭媚眼。”

       洪楚莲在外面等了半个时辰,秦露映才从里面出来。

       秦露映刚踏出宫门,洪楚莲连忙迎上去,问道:“在皇上面前,媚眼搭了没有?”

       “搭什么媚眼,皇上根本就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他连看都不抬头看一眼,一直低着头处理奏章。”

       “那皇上说了些什么吗?”

       “什么也没说,”

       “只说了一句……”

       “说了一句什么?”

       “只说了一句;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你可以出去了。”

       “不可能吧!就只说这么一句。”

       “难不成还要对你说;你留下来,陪朕说说话。”

       “我还以为,皇上应该会对你这么说的。”

       “好了,别闹了,回去吧!”

       秦露映说着,手里提着空篮子,离开了乾清宫。

       二人走了一段路程,突然发现前方路过一位身材高大,年纪不到半百的男子。洪楚莲仔细看了又看,然后就对秦露映说道:“哎!露映,前面那位好像是裕亲王。”

       秦露映也仔细看了看,说道:“是呀!是裕亲王呀!”

       洪楚莲说道:“那还不赶快去。”

       秦露映回道:“那你自己怎么不去,为何要叫我去。”

       “你不是要钓个王爷吗?是裕亲王吔!”

       “我在这里等你,这次换你行动。”

       洪楚莲犹豫了一阵,然后说道:“那好,你不去我去。”

       洪楚莲说着,便向裕亲王走了过去。

       还没到几口茶的时间,便退了回来。

       秦露映眼看着洪楚莲回来,就问道:“怎么样!你和裕亲王有没有说上话。”

       洪楚莲说道:“话倒是说了几句,可人家根本就瞧不上咱们穷人,就连说话都避得远远的。”

       “原来,我们把事情想得太过于简单了,但实际上,事实并不想我们所想的那样。”

       “那以后你的仇怎么报!”

       “等以后再说吧!先回去了,僖嫔娘娘还等着咱们回去汇报呢!”

       秦露映说着,二人你追我赶,奔跑着回僖嫔的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