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郊外
作者:任瑾      更新:2019-09-25 09:53      字数:2597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后来,皇三子胤祉逐渐发现皇十三子胤祥、皇十六子胤禄、皇十七子胤礼等人,陆陆续续的开始加入皇四子胤禛的党羽,见时局已乱,就主动的退出了储君的竞争。

       皇子们犹如林中猛虎崛起,无论是在沙场和朝廷内外办事,谁也不输谁。甚至一个比一个更为出色,年迈病危的玄烨斟酌了许久,依然无从决定,到底谁才能够掌管将来的大清和江山社稷。

       此时不仅让玄烨最为头痛,就连朝廷内外的各品官员,也都拿不定主意。

       眼看众皇子的兄弟情份支离破碎,无论将来谁能够顺利的登基,彼此都在揣测,对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因此,各宫里的嫔妃,几乎都为自己和孩子的将来寻觅谋生之路。

       玄烨对所有的皇子,无法定夺储君之位。

       突然有一日,德妃到乾清宫来亲自为玄烨切茶时,无意中发现一些大臣送来的奏折,玄烨似乎不想再把精力浪费在皇子们的身上,而是将眼光都投向了皇孙们。或许在他看来,真正能够接替大清王朝的仁者,也只能从所有的皇孙里面来挑选。

       有这么一天,玄烨带着众皇子的孩子们,去京城的郊外游逛。

       德妃知道后,也悄悄的跟出了皇宫,她虽然明白玄烨是在试探所有的皇孙,但并不知道会看上哪一个,只是想探个究竟而已。

       玄烨领着孩子们来到京城的郊外,孩子们都兴高采烈的玩着,玄烨突然发现,其中有个八九岁的男孩玩的,与其他男孩玩的不同。

       这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正蹲在小路旁边,将地里的生姜挖了出来,然后又仔细的把挖出来的生姜用手帕擦得干干净净,再堆积起来。

       玄烨见到之后,大步走了过去,问道:“弘历,你弄的是什么,别把衣服都弄脏了。不然,回去之后,你额娘又要骂你了。”原来这个孩子,正是雍亲王胤禛与侧福晋钮钴禄氏所生的第四子,名叫弘历。

       只见弘历抬起头来,正回答着玄烨:“皇爷爷,我正在垒姜山呢!您看看我堆积的姜山,好不好看。”

       玄烨一听,自言自语的说道:“江山,你是在堆积江山?”

       “嗯!”小弘历点头回答着。

       弘历的举动,正好被藏身在不远处的德妃看得清清楚楚,德妃的贴身侍女秋月,似乎也看出了些什么,此时正小声的对德妃说道:“娘娘,平时在永和宫没事的时候,您总是让弘历把生姜都堆积起来,垒成小山。没想到现在在皇上面前,弘历还是像平常一样,没有忘记这个习惯。”

       过了一阵子,玄烨又领着孩子们,继续往前走去,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一条小溪边,小溪里的水,原本是清澈见底。

       可不知从什么地方,流出来一些浑浊的水,与清澈见底的溪水融为一体。

       玄烨正在观察着溪水变成了浑浊的原因,没过多久,就发现前面有一位年迈的老婆婆坐在溪边苎麻。老婆婆像是一位师太,不仅年纪大了,眼睛还看不见。

       小弘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了过去,正蹲在老婆婆的面前,老婆婆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她感觉得出来,面前的是一个孩子。

       老婆婆就对小弘历说道:“孩子,婆婆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五十年了,婆婆手里有一团乱麻,你能不能帮婆婆把它们解开。”

       小弘历回答说道:“好。”

       于是,小弘历从老婆婆的手里接过乱麻,开始小心翼翼的一根一根的找到头绪。

       老婆婆似乎也感觉得出来,小弘历不是那么轻易的就能将这些乱麻解开。

       然后就和蔼的对小弘历说道:“孩子,麻线再乱,你一定要很耐心的,认认真真的把它解开来。你可知道吗?你现在所解开的,不仅仅是一团乱麻,而是一座座城池,所组成的江山。”

       当玄烨听到一句话,心里大吃一惊。

       等到玄烨带着孩子们离开小溪,另外去其他地方时,德妃和秋月立刻从大树后面转出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瞎眼婆婆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位师太,德妃和秋月走了过去,德妃仔细观察时,那位眼睛能够看得见的师太,原来不是别人,而是德妃早期的贴身侍女韵合。

       德妃见此人真的是韵合,不由得大叫起来:“韵合,你怎么在这里。”

       韵合正准备着要给德妃行礼,德妃见她腿脚不便,已经变成残疾,就让她免去了礼数。

       德妃问起韵合出宫后的生存之路,韵合回答说道:“回娘娘,奴婢当年被杖责出宫之后,就被进宫行法事的师太们所救。师太们怜爱奴婢,所以就将奴婢带回寺庙疗伤。

       后来,奴婢身上的伤势虽然有了好转,却不能自行走动。

       还请娘娘恕奴婢无罪,其实今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奴婢所为。奴婢得知皇上因为宫中夺嫡之事烦忧,要来此地消愁,就斗胆出了这个主意,希望能够帮到娘娘。”

       “你有心了。等本宫回去之后,本宫自会差遣两名侍女,前来寺庙照料你。”

       韵合连忙说道:“不用了,娘娘,奴婢自己能够生存的。”

       “当年你为了本宫,落到这步田地,本宫绝对不能亏待了你,就这么定了。”

       “本宫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将来有一天,本宫自会把这座寺庙,改为皇家寺庙。”

       韵合和瞎眼婆婆分别回道:“承蒙娘娘垂爱。”

       德妃说着,并没有在此久留,而是先赶回皇宫。

       经过多番筹巧,玄烨对于皇位的继承人,似乎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因此,才打算将来要把皇位传给雍亲王胤禛,也许玄烨想着要传位给胤禛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雍亲王胤禛有多好,而是看好爱新觉罗—弘历。

       为此,玄烨还特意专程独自前往奉先殿,跪在爱新觉罗的历代先皇帝和先皇后们的灵前祈告说道:“列祖列宗在上,眼看着皇子们一个比一个凶残,请恕玄烨无论,不可将大清的江山社稷托付与他们。

       在所有皇族之中,玄烨只看到两幅龙相,一副附于胤礽身上,另外一副则附于在弘历的身上。胤礽身上的属阴,弘历身上的属阳,只有阳性的龙相,才是所谓的真命天子。由此可见,真正适合掌管大清之人,只有弘历,请列祖列宗明鉴。”

       玄烨祈告一番,然后才从地上起来,离开奉先殿。

       玄烨从奉先殿回来,心里一直忐忑不安,虽然很是看好弘历将来能够做个好皇帝,但又顾虑到自己年事已高,到那时候,又不能亲眼看到他登上皇位。

       前朝的夺嫡之争从未间断过,后宫的嫔妃们也并没有闲着,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被立为储君,母子与母子之间,更是斗得鱼死网破,互不相让。

       尤其是位居前列的四妃,各自的儿子在朝中的声望都非常的高,办事也很出色,自然谁也不甘落后。

       储君之位看似十分耀眼,但想要真正的坐上去,却不是那么容易,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日子久了,无论是在朝中,还是在后宫,几乎都斗得筋疲力尽。